我的花园 > 玄幻小说 > 帝凤凤飞于天 > 第三百零一章 林子竹的对手

    “什么?”大长老这心态还没来得及平静下来,突然又听到凌天如此一问,饶是以他皇者修为的思路,也愣是没有跟得上凌天的思路,一时间竟是有些反应不过来,下意识的问道。燃字阁http://m.wenzigu.com

    其实何止是冥玉成愣住了,大殿上面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又是集中过来,没想到这天殿下竟然如此的......额......让人吃惊......

    “本殿乃是族主亲封殿下,大长老在没有搞清楚事情前因后果的情况下,竟然妄下结论,甚至是以罪人之名将本殿直接禁锢起来,如此这般诬陷本殿倒是小事,但是如此这般质疑族主之决断却是大罪,按族中规矩,长老又该如何?”凌天振振有词,声音高了三分,一如方才不久之时冥玉成对他的态度,他话音刚落,突然间觉得自己直面迎来一道目光,虽然极隐晦,但凌天还是清楚的紧,这是冰皇的目光,这是在警告他做得有些过了,凌天心中嗤笑一声,这要是冰皇她真人在此也就罢了,但是仅仅凭着一个幻象便想让自己退步,怎么可能?!

    “天殿下此话却是有些言过其实了,毕竟当时的情况众位也都看在眼里,殿下若是当时不做出误会之势,我又怎会如此兴师动众,至于殿下所说的质疑族主他老人家的决断,这个罪名,本长老实在是难以承受,还望殿下不敢如此妄言”冥玉成赶忙矢口否认,违背族主的决定,那可是如同叛宗的大罪,但这事情,实不言至如此。

    “可是方才在座的可都看着,您跟本殿所说的第一句话可是问我是否认罪,这又该作何解释?”凌天耸了耸肩膀,一副我很委屈的样子。

    “那依殿下所言?这件事情该......”冥玉成觉得荒唐,心下有些不解这冥天殿下为何抓着自己不放,难道这事情不应该只是一个误会而已吗?

    “族中规矩放在那里,我自然是做不得主的,不过方才我也问过大长老,您可是亲口给我说了族规是怎样......”

    “天殿下此言差矣,老夫不过是一时糊涂、误会了殿下而已,又何曾存在违背族主的意愿”冥玉成一听冥天这话,怕不是下一秒就得给自己扣上一顶如同叛宗的罪名,这实在是自己担当不起,开玩笑,这么小一件事情如今能闹到这个地步,还是说,当年之事,被这冥天察觉出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绝不可能,这冥天才回来几日,在域牢里待得时间可是比在外面的时间还长,又是如何寻到什么蛛丝马迹的,冥玉成的心思千思百转的想着为何冥天要如此深究此事,但是他现在所说的话倒是不得不赶紧打断,要不然,就算是最后查明没有此事,但这影响也终归不好。

    凌天看着这老家伙有些急躁的样子,心中也是有些畅然,不过他自然是知道这件小事对于冥玉成来说影响并不算大,所以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无疾而终罢了,不过现在恶心一下倒还是可以的嘛,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听着冥玉成是如何如何的表示自己的忠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等等,心底里又不禁暗自冒出一个疑惑来,自己自出生以来经历的事情并不算少,为何在这邪尊者的幻境当中,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幅场景,究竟是因为自己当真内心深处的不甘,还是因为冥幽海蛟皇族中出现了什么自己不知道变故......

    总之不管怎样,冥玉成话音刚落,凌天便打算在说上一说,只是还没来得及开口,便只觉脚下大殿一晃,一股巨大的能量从海底最下方开始喷发出来,在座的众人都互相对望一眼,就连冰皇一成不变的脸上也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只见她好看的眉毛微微皱起,开口言道,“都退出”。

    冥元冰话音刚落,所有人皆都闪身朝着大殿外面遁去,冥玉成和凌天对视一眼,既然冰皇发话,那么这件事情自然也就到此为止、不了了之了,而外面的事情,似乎也才刚刚开始......

    林子竹环顾四周看了几圈之后,发现邪尊者之前所说的玄

叶子懒懒懒懒经典小说:帝凤—凤飞于天  
相邻:误入恋爱游戏的仙王 我的镀金时代 我的心里有只鬼 游戏四万年 红楼之纵横四海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