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地方限制,酒吧的每个房间都不过二十来平米大小,并没有客厅什么的,苏倾踹开门也没细看,径直往进走了好几步才发觉气氛有些古怪,地上扔了几件男女内外服饰,而这些衣服的主人公,正是现在赤身裸体以古怪姿势躺在窗边沙发上的一男一女,此刻的两人皆是目瞪口呆的看着闯进门的苏倾,气氛很是尴尬。笔言阁 biyange.com 更多好看小说

    那男的当即反应过来,将脸颊从那女子的胸前移开,却是生的一幅好皮囊,他温柔的拍拍女子的背道:“雅儿,你先下去”

    从旁边抽出一个垫子随意的搭在腿上,大爷似的往沙发上一靠,冲着苏倾抱怨道:“再这样下去我要被你玩死的老大”

    那被叫雅儿的女子红着脸,从地上随便抓起一件衣服顺着墙边从门口溜出去了。

    苏倾在她路过自己的时候瞄了一眼,吹了声口哨,调笑道:“身材不错啊美女,运气很好啊小娘”最后一句话却是冲着沙发上靠着的男子说的。

    一句“小娘”成功的让那男子黑了脸,“老大你嘴巴这样毒,难怪那苏昌明会嫌弃你嫁不出去,以后谁还敢娶”。

    苏倾颇为无语,从地上抓起衣服扔过去“先把衣服穿上”

    那男子也不见外,将垫子抛到一边慢腾腾的穿衣服,一边道:“大过年的什么急事还得您老人家亲自过来一趟”

    苏倾一屁股坐在床上:“这不是新官上任,回来了解一下情况,紧跟组织脚步,向组织靠齐嘛”

    林修嬉皮笑脸的在床沿坐下,“老大好悟性,还真有个消息,还有就是你让我查的消息我也查出来了”

    苏倾扬起脑袋道:“喔,是嘛,说出来听听”

    “组织上早先有人偶然得到一件神秘物品,也没人能研究透,放在研究室也有许多年了,谁知道二十多年前另一名成员带了个小孩说是交任务,这小家伙竟然趁人不注意把这东西吃了,就因为这事组织上把当时负责任务管理的倒霉蛋直接处置了,又另派人对这小孩又是检查又是扫描,当然东西也没找到,最后将小孩送回了主家”

    “然后呢?”

    “这事在组织里本是绝密,就连当时的参与者也都被清理了,所以我查了许多年也没个消息”林修声音压的极低,“直到昨天有人执行任务带回来一卷书简,上面所书的事情竟然和那个消失的神秘物品有关,组织上打算重新彻查此事,我才得到一些风声”

    苏倾微微眯了眯眼睛,半晌才说道:“这和我让你查的消息仿佛并不相干吧”。

    “哎”林修叹了口气“苏倾,组织打算让你回去配合检查”

    苏倾噗嗤一声笑了笑,言语里尽是冷意:“检查?怕是剥皮剖腹吧”

    两个人一上一下相对而视,都没有说话。

    苏倾理了理思路冷静道:“我让你查的事结果如何”

    “当年的孩子是从苏浙一带带过来的,其父当场身亡,其母下落不明,雇主是苏昌明”

    “所以你是过来作说客的?”

    林修声音有些急促“老大,这是最好的解决办法,硬碰硬的话只是两败俱伤”

    “怕是有人看我不顺眼吧”苏倾不在意的笑笑,点了点头“知道了,我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去”

    心里却是明白,那些个废物几十年没搞清楚的东西,才两天就证据确凿了?

叶子懒懒懒懒经典小说:帝凤—凤飞于天  
相邻:从巨人城废墟开始的探险 重生鬼仙途 通灵鬼师 凡人仙帝路 穿越者的无限 
语言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