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川旧史 第五百二十六章 刺祁

    崟国未起战火。笔下乐  m.bixiale.com

    自闵怀太子下葬、凌霄门对峙到十二月二十八两国出锁宁之前,每日不间断传出的只有阮仲处置林崇案和封亭关案所涉人员的消息。

    处决了不少人。其中圣君亲信尤多。既是查案定夺必要,又真正在肃清死忠阮氏的旧臣。世人无言,但整个青川都默认此一石二鸟之计来自祁君顾星朗的帮扶。

    以至于阮仲逼宫缘由之一是为阮雪音的流言也被镀上了一层奇异颜彩——

    情敌相携改青川格局,又一次几乎不见血的巨变。

    凡与顾星朗相关,总不见血。

    那崟国少年郎也被热议得神乎其神。顾星朗究竟将三国细作藏在了何处,还是已经遍布祁国全境成了根本认不出的普通祁人——

    民间好奇,各国皇室已经开始了密查。

    顾淳风也憋着半口气。

    十二月二十八,阮家宗室自崟国诸城出发,由崟军分批护送至边境;锁宁城中皇室亦出,分别随祁蔚两国启程。顾淳风终又于队伍中瞧见了那少年郎,追上去,面无表情道

    “你当初是想要娶她么?”

    少年郎已为人父,早不是少年郎。男子一怔,敛首低眉,“殿下所问何人?”

    “上官姌。你们不是认识。”个中细节,明光台上官妧说的话,这两日她问过阮雪音。

    也就听说了那个相许的版本。

    “殿下玩笑了。”男子垂眸更低,“昔年草民与上官小姐不过是互通有无、择机配合,草民那时候,甚至都不知她是上官家千金,只道与草民一样是自幼入祁的暗线。”

    顾淳风冷眼睨对方,“她也从未说过心悦于你,没送过你香囊?”

    “殿下!”那男子似意外得很,不知如何作答,好半晌只得长声仿佛告饶。

    罢了。明光台那夜上官妧有目的出言,哪怕多数应了验,又怎会句句属实。是她顾淳风抱了太多遗憾,长久不释怀,才会但凡遇到与阿姌相关的人事都紧抓着不放。

    阿姌。她心下恸然,你连一个少女的情窦初开都没有过么。

    她返身往顾星朗的车驾去。

    “我要带沈疾去一趟像山。”

    阮雪音在阮佋那头相陪,顾星朗的车内只有他自己。

    “不行。”

    “事都办了仇都报了,为何不行?”

    “先回霁都。等彻底稳下来,一定让你去。”去秋她就说过想同沈疾去祭拜阿姌,算是大婚前交代,“回去挑个良辰吉日把婚礼办了,开春之后你们出发,我说到做到。”

    顾淳风默半刻,小声问“现下还不稳么?”

    车外叫嚣呼喝与推搡声初如蚊鸣。

(快捷键←)上一页 ↓返回最新章节↓ 下一页 (快捷键→)
 
我的花园青川旧史第五百二十六章 刺祁联系邮箱请见首页底部。
地图
0.0021s 0.5036MB